水電路前世今生:故事精彩紛呈 上海灘上絕無僅有

水電路前世今生:故事精彩紛呈 上海灘上絕無僅有

2017-12-0407:35勞動報評論(人參與)


原標題:水電路:水電公司修建的馬路

我坐在傢中書房無聊時常常望遠處野眼,隻見窗外東西走向的水電路,人來人往,車水馬龍,一派熱靜電除油機鬧景象。從大楊浦搬來虹口水電路已經有十幾年瞭,但周圍似乎從來無人問過這條在高峰時段排得上市區擁堵名次的馬路,為什麼叫“水電路”?因為根據上海市區道路命名原則,不是依照各地地名就是依照著名人名。事實上既沒稱“水電”的地名;又無喚“水電”的人名,所以其中必有奧妙。看來隻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瞭。好奇的我帶著疑問,老老實實邁開雙腿,實地進行瞭一番考察。

考察發現這條由工廠———閘北水電公司(今閘北發電廠)———為瞭自身需要而修建的馬路,後來的故事演繹得精彩紛呈,且在中國抗戰史上占據極其重要地位,上海灘上絕無僅有。

創辦閘北水電公司的由來

水電路原名閘殷路,南起柳營路,北至逸仙路口向東拐接邯鄲路,20世紀80年代以後才將水電路南北拉直拓路至場中路,全長約3.8公裡。中間自南開始,分別經過同心路、花園路、廣中路、廣靈二路、廣靈四路、汶水東路、車站南路、車站北路、奎照路、萬安路、公安街和豐鎮路。

20世紀初,上海除瞭閘北、南市、滬西地區外,很多均為英、美、法等國租界。由於閘北空地多,加上蘇州河的水運以及滬寧、淞滬鐵路的陸運之便,為工業發展提供瞭良好的條件,民族資本傢創辦的企業日益增多,連年修路造房、開廠設店,但始終缺少水電供應。此時,公共租界當局企圖以水電業來進一步滲透閘北,乘機越界築路,埋水管、豎電桿,且強行規定華界居民接用租界水電必須編釘租界門牌,繳納租界巡捕捐。

為此,閘北地方人士感到,要維護民族利益、振興閘北,隻有建立自己的水電公司。

1909年,在兩江總督張人駿授意下,由上海道臺蔡伯浩與上海城廂內外總工程局總董李平書出面,磋商興辦閘北水電公司。初議自設水管,接用公共租界自來水。在簽訂合同時,卻遭到租界工部局反對,並要挾非繳巡捕捐不可。

這激起瞭閘北人士的憤慨,一致向上請願,要求自辦水電公司,以維護主權和民族利益。遂於1910年1月,經呈準兩江總督張人駿,合計借銀26萬兩,從事籌建水電公司。

1910年6月,李平書聘請奧地利工程師恩傑爾等勘定廠址。在閘北叉袋角、恒豐路廣肇山莊北首,購地17畝,租地2畝,開工建廠。歷時14個月,於次年8月竣工。公司擁有的主要水電設備來自德國,每日可發電100千瓦,出水100萬加侖。水電工程耗銀47萬兩。

1911年10月27日,閘北水電公司舉行開幕典禮。由李平書與日商大倉洋行訂立借款合同,以全部廠房、機器、營業權為抵押,拆東墻補西墻,以充建設資金。

1913年,閘北工商業有所發展,投資建築者增多,水電供不應求。為滿足需求和早日擺脫缺款困境,3月,水電公司再向大倉洋行借款。5月,水電公司考慮自傢發電機容量小、效率低,不能適應營業擴展,決定停止發電,轉而向工部局電氣處購買交流電並轉售,使水電用戶增加。7月,李平書東渡日本,水電公司無人主持,逐漸陷於混亂,且延欠大倉洋行第二次債息未付。日商按合同規定,擬乘機接管水電公司。公司面臨倒閉危險,閘北人士見機不妙,聯名請願江蘇省署,要求代為償款,收歸省辦。

1914年3月,江蘇省署在閘北人士聯名要求下,派出調查員前往閘北水電公司實地調研,確認閘北地區近年工商業發展迅速,市場日趨繁榮,接管水電公司不僅有利可圖,且可避免民族利益遭受外人侵犯。4月16日,省署接管水電公司,改名為“江蘇省立上海閘北水電廠”,委派曹元度任廠長。

接收後,水電廠開始清理債務。由於省署仍然無力償還大倉洋行債款,曹元度再三周旋,請求日商暫緩償還日期。

清理債務同時,曹元度還制訂水電廠規章制度和查禁偷水偷電等的懲罰辦法,並設立營業股、工科股、會計股,分別管理各項業務,使營業收入有所增加。

但閘北市面在發展,蘇州河水污染,水源危機開始突出,水電廠全靠購電轉饋,負荷隻有1200千瓦。雖經幾年苦心經營,卻無力擴大再生產,曹元度感到水電廠前途渺茫,逐向省署提議招商承頂或讓渡洋人,但未獲批準。

1917年8月,單毓斌接任廠長,他力圖改變水電廠舊貌,改組機構,增設技術部。制水方面,擴充設備加強水質處理;電務方面,增加購電量,1919年後,饋電最高負荷達到3000千瓦。水電廠營業區域擴展到東北沿黃浦江至張華浜,西南從蘇州河到陳傢渡,東南至公共租界,西北達彭浦、江灣等鎮。大倉洋行的債務從1917年開始逐年分還,到1922年全部還清。 1919年11月,單毓斌調往南京電燈廠任職,由蔣宗濤接替,後又由湯文鎮、馮應熊相繼擔任廠長。

盡管營業收入隨著用戶增加而逐年有所提高,但省署將水電廠做搖錢樹,隻求圖利,不下決心徹底改造。水電廠供水嚴重不足,水質下降,很多工廠不得不自己取水。

面對閘北地區水電危機日趨嚴重,閘北人士屢次請願省署,要求改歸商辦。

由於省署與議會意見分歧,一直躊躇不決。1922年7月,閘北商業公會自治籌備會等24個團體多次召開聯席會議,討論用民間力量來振興閘北水電事業,成立商辦閘北水電股份有限公司籌備處,推舉沈鏞、徐懋、陸伯鴻三人為籌備處主任。8月初,籌備處著手規劃擴展新廠和選購地塊。8月中旬,籌備處登報廣告,第一次公開招股,股東以中國人為限。當時閘北市民群情激昂,踴躍認股,二天之內已達200萬元以上。

省署則以商辦籌備處未經呈準,私自成立和登報招股為由,對籌備處發出差禁令。省議會接著於11月做出決定,將水電廠改歸省商合辦,立即遭到閘北人士和各公團反對。

經過各界人士堅持不懈努力,並爭取瞭許多醫院支持,於1923年12月,省議會內部經過激烈交鋒,多數贊成水電廠改歸商辦。1924年3月10日,祥經絲織廠發生大火,因供水不足燒死79人,激起閘北全區商民罷市遊行。火災引起的公憤促使省長韓國鈞同意水電廠改歸商辦。

1924年8月4日,正式宣告商辦閘北水電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民國時期,在所有民族企業中,被冠以“商辦”字樣的,應該隻有“閘北水電公司”和“江南鐵路”、“蘇省鐵路”。國民政府全國註冊局也於當日發給執照。翌日公司董事會成立,選舉施肇曾為總董,沈鏞等10人為董事。7月,董事陸伯鴻等赴省署談判有關繳款接廠等事宜。省署以銀元126萬元的廠價、銀元60萬元的營業權代價把官辦水電廠賣與公司。31日交割完畢。9月初,上海各報連續登載公司接收廣告,並宣佈9月1日起水電各項事宜統歸公司辦理,水電廠職員繼續留用。 公司成立後,營業區域仍為原水電廠范圍,供應人口約20萬,有用戶約1830戶。

1 2 3 4 下靜電機一頁

油煙靜電機
8BF7E025AD0EA42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so606ac80 的頭像
cso606ac80

羅隆的超值清單

cso606ac8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