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三大博物館開啟“吳昌碩和他的時代”,紀念其逝世90年

?2018新年伊始,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書道博物館、朝倉雕塑館聯合舉辦“吳昌碩和他的時代”大展, 全面呈現海派書畫泰鬥吳昌碩先生的巨大成就,其中,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的展覽時間為1月2日-3月4日,臺東書道博物館的展覽時間為1月4日-3月4日,朝倉雕塑館的展覽時間為1月5日-3月7日。據東京國立博物館研究員富田淳此前介紹,東京國立博物館的不少吳昌碩作品來自於日本書法大傢青山杉雨捐贈。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獲悉,此次展覽也是在吳昌碩逝世90年後,日本對吳昌碩先生藝術的系統回顧。此次展覽以前後兩期,展出吳昌碩作品78件,以及他和日本友人的交往。其中重點展品包括吳昌碩《行書斉侯罍識語軸》、《墨竹圖軸》、《山水圖軸》、《行書王維五言句》和陸恢的《海浜話別圖巻》等。
從清末到民國初期, 中國社會的巨大變革中,吳昌碩堅守文人傳統,集“詩、書、畫、印”為一身,融金石書畫為一爐,被譽為“石鼓篆書第一人”、“文人畫最後的高峰”。在繪畫、書法、篆刻上都是旗幟性人物,在詩文、金石等方面均有很高的造詣。
1913年,70歲的吳昌碩無可爭議地當選西泠印社的首任社長。同年,一位名叫王一亭的青年投拜至缶翁老人門下。日後,王一亭對吳昌碩東瀛世界的推廣及營建起瞭重要的作用,而在前一年,吳昌碩的《玉蘭》一軸參加日本福岡市美術館開館紀念暨亞洲美術展,並結識瞭長尾甲(長尾雨山)。1914年,長尾甲因為“一戰”返回日本。但歸去的長尾甲為推動吳昌碩在日本的藝壇的地位起瞭至關重要的作用,也開啟瞭日後吳昌碩與高島屋的合作。
20世紀20年代中期,《缶翁墨戲》和《缶翁墨戲二集》的出版,成為瞭日本對吳昌碩追捧的最高潮,前半生顛沛流離的吳昌碩到瞭70歲之後才真正的聲名遠播。然而,在最盛極的時候,1927年,吳昌碩卻溘然仙逝。但“吳昌碩的東瀛世界”卻並沒有因主人公的離開,而如曇花一現。
展覽海報
在日本影響最大作品流傳最多的書畫傢,吳昌碩無疑居首。
據介紹,目前以不完全統計,吳昌碩為日本公私珍藏的作品至少有2500件(不包括近年來回流的數千件在內)。日本一些著名的金石書法傢們傢中藏有數十件吳昌碩作品(含書畫篆刻)並不稀見。藏品過百的大藏傢也可以列出數位。傢藏幾件似乎成為“每個”金石書畫傢立足的“必備條件”。這樣說,或許略有過之,但傢藏幾幅吳昌碩的作品確實是極為普遍的事。僅此,足可以說明吳昌碩在日本受歡迎的程度。
旅日書畫學者鄒濤認為,吳昌碩名傳東瀛,首先是篆刻。日本知名書法傢日下部鳴鶴來華請吳昌碩刻印,吳時年四十八歲。1900年日本著名篆刻傢河井荃廬來華正式拜吳為師,當時吳五十七歲。吳昌碩六十歲時,滑川淡如來華,贈日本刀,並同客嚴氏小長廬館(嚴信厚)觀吳昌碩寫字作畫。同年著名書法傢、文豪長尾雨山辭官來華任商務印書館編譯室主任,與吳結交。這些人在日本都具有絕對權威,對吳昌碩藝術在日本的傳播起著相當關鍵的作用。1911年由王一亭介紹日本書畫傢水野疏梅與六十八歲的吳昌碩訂交。由此,吳昌碩與身為日本多傢企業買辦的王一亭結交,之後王正式拜吳為師學藝。兩人結交後,王一亭便成瞭吳傢常客。由於王一亭身為資本傢,不以潤格為生,因而作畫多為消遣,有得潤筆,也都捐給慈善事業。吳昌碩則是職業書畫傢,為幫助吳,王在日本為吳招攬訂單,帶吳經常出入日本人聚集場所六三園,介紹吳與日本原總理西園寺公望相識,在六三園為吳辦展等等。兩人間不再是單純的師弟而成為關系最為密切的師友。由於王在日本財界、政界享有巨大威望,經王介紹,求吳作書作畫的訂單有如漫天飛雪。
吳昌碩、王一亭於六三園
吳昌碩藝術在日本的影響還得力於畫冊的出版與日本藝術界名傢的推廣和宣傳。從1912年文求堂出版《昌碩畫存》始,1921年晚翠軒出版《吳昌碩書畫譜》,1922年之後日本最大的百貨公司多次為吳辦展出版圖錄,並成為日本收
訂單的重要據點。戰後,日本書法界領袖西川寧、青山杉雨,篆刻界領袖小林鬥庵、梅舒適等大量收集並全面推廣宣傳吳昌碩藝術。更加上西泠印社的影響,百年來日本書法界對吳的藝術可謂推崇備至,無以復加。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收藏的吳昌碩《墨梅圖》即來自於青山杉雨東京國立博物館研究員富田淳此前對“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表示,青山杉雨的藏品很多,吳昌碩的作品則是其收藏中很有代表性一系。他的收藏很有系統性,不像很多日本藏傢僅僅收藏吳昌碩創作頂峰時期的作品。吳昌碩曾臨寫過很多次《石鼓文》,一般來說,都是豎行和橫行的字都排列得非常整齊的,此類作品在日本很受歡迎。然而青山舊藏中有一件吳昌碩晚年創作於宣統元年的《臨石鼓文軸》,這幅書法作品的橫行並沒有有意地排得很整齊,但是整體卻顯示出一種統一感和和諧感,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可以說是吳昌碩的一個精品。此件《臨石鼓文軸》畢竟是一件精品,然而,吳昌碩年輕時候的作品,青山也進行瞭收藏,從中可以看出他的收藏是很有系統性的。比如青山舊藏有一幅《籬菊圖軸》,作品沒有用很濃的色調,非常澹泊,但是青山收藏瞭,因為他對吳昌碩有一個整體的、非常系統性的理解。青山舊藏中另有一幅吳昌碩的《牡丹圖軸》,據青山杉雨的兒子青山慶示介紹,那是青山杉雨最喜歡的吳昌碩繪畫作品之一。事實上,在日本所能見到的吳昌碩的作品大部分都是用色非常濃艷的,我也對吳昌碩有過一定的研究,根據吳昌碩自己留下的記錄,他曾提到:由於日本人是非常喜歡濃艷的作品,所以也特意用濃艷的顏色創作瞭一些作品。實際上,吳昌碩本人也對這樣的作品不置可否。在日本,像這種青山杉雨所收藏的那些用色非常澹泊高雅的作品是非常少的,從青山收藏的吳昌碩中,也能看到青山對吳昌碩的研究很深。青山杉雨舊藏有吳昌碩晚年的一幅《墨梅圖軸》,這幅作品也完全沒有用濃艷的顏色,是單純的水墨畫。此畫的精彩之處在於,這是吳昌碩在自己的生日的時候為自己而作的,而不是應別人之求馬馬虎虎畫出來的,因此可以說是吳昌碩的代表作,青山對於這樣的作品也非常紮實的收入囊中。青山不僅收集瞭眾多吳昌碩的作品,在他60歲的時候還策劃瞭一個吳昌碩作品展,並且出版瞭一本吳昌碩作品的圖錄,這本圖錄收集和網羅瞭關於吳昌碩的所有資料,也具有很高的學術價值。

日本藏吳昌碩書法吳昌碩《墨竹圖軸》

三館展覽海報
對吳昌碩的認知,靜電除煙機與王一亭的推廣也有關系,而日本人對王一亭也有認知度。據介紹,1913年四十七歲的王一亭正式拜吳昌碩為師學畫。畫風一變,攝取吳昌碩藝術神髓,而用筆更為豪放闊達,造型精確,將任伯年和吳昌碩合而為一,尤以佛像、山水、仙鶴勝出,在任吳的基礎上更進一步。評者以為,在山水人物飛禽等方面王一亭繪畫影響勝過吳昌碩。王也曾代吳作畫,其中以山水、人物為多。1922年,王和吳在日本大阪高島屋舉辦二人展,出版《一亭近畫》,影響極大。


新浪新聞公靜電除油煙機價格眾號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左方二維碼關註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靜電機推薦
83370DF382D04F0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so606ac80 的頭像
cso606ac80

羅隆的超值清單

cso606ac8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